当前位置:官场小说网>都市小说>谁的青春不狗血> 第36章 时间不等父爱3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36章 时间不等父爱3

成绩出来了,我听电话查询里读出的单科成绩,有三科过百分。也就是说,即便我的英语零分,我也超专科线了,何况我英语还懵了不少分,加起来本科线也够了。我兴奋,觉得久违的阳光终于照在了我身上。

不等我将成绩告诉父亲,哥哥已经先我一步将成绩告诉了父亲。父亲的小饭店里正是忙碌的高峰阶段,我的笑容还没传达出来,父亲就又当头一棒捶打在我心上:“数学13分,你这样的分数还有脸高考?你怎么还有脸活着?”

屋里几个熟客看看我,他们不知道以脾气好著称的江老板,今怎么这么大脾气?他们面面相觑。有几个客人怕我脸面挂不住,假装没听,低头赶紧吃饭。其中一位很早就认识我的中年人,他说:“老江怎么这样说孩子,她没考好,孩子自己也难过的。”父亲涨红了脸不说话。

我虽然觉得很难堪,但我觉得难堪也无所谓了,毕竟我的分数已经过了录取线,我虽不是十足的把握被录取,也差不多了。一个月以来的屈辱,我觉得够了。

我看着父亲,不再躲避他的愤怒,眼睛里充满了不满与恨意,我已经无法再隐藏我对他的愤怒:“我们数学不算分,当时不因为等够半个小时才能交卷,我都可能一个题不用做得零分,那又怎样?”我说完,摔门就走,回家。滚他奶奶的礼貌,够了,只要通知书一下,我就离开这个家。

接下来,我和父亲没有和解,我也不再躲在自己的小屋里,我也不再趁人少的时候再去店里吃饭。该吃的时候,想吃饭的时候我就去吃饭。

父亲当然不会给我做饭的,我自己清水煮面,切很多很多的姜沫,用醋稍微腌制几分钟,拌进面条里吃。我的胃不好,我找了一个小偏方,醋泡姜养胃。我要好好吃饭,好好的等待我可以理直气壮离开这个家的那天。

父亲再说我数学考13分,我也不理他,懒得理。我一向的原则,道理是给明理,想理解你的人讲的。父亲,这个时候连个陌生人都不如,他不配我与他说话。若是血缘能斩断,若是不因为他曾经疼爱我那么多年,我怎么会忍受他一个多月的屈辱。

他对我的存在意义就是,将来会给我拿学费的人。他嘲笑我时,我心里冷笑,我会花他很多钱,而且是他心甘情愿的求着我去花。他的面子一旦挣到了,他会高兴的为我花钱,就像送我去读高中那样,通知书到手,他就会捧着大把的钱给我交学费。

我觉得,我们这多年的父女情分,薄的仅剩下钱的关系。是他用了一年时间教会我的,我与父亲之间仅有□□裸的金钱需要而已。所有多年积存的,我与父亲之间的爱,都被这一年的时间洗白了,所有的亲情薄的不过一张纸币的厚度。我离不开他,因为我知道我需要厚厚一沓纸币,去买一个有保障的未来。

我觉得离家出走,或死掉的都是傻瓜,我一点不傻,父亲应该尽到的责任,他还没完成。我就算在他眼里是血蛭,我也要吸够足以养活我的血。父母儿女是债,这是他教给我的。我很想当他上辈子的情人,这辈子的棉袄,可惜,时间不能只停留在童年,他爱我的那几年。

我长大了,需要父亲关爱的命运转折点时,他给我的爱不是依靠与温暖,是一把血淋淋的刀,他把这把刀亲自架在我脖子上,让我深刻体验了一把用生命舔血的味道。

如果我再懦弱一点,我的生命就永远止在了高考那一年。可惜,高二那段经历,曾让我反思过无数次,我的生命需要自己珍惜。没错,就不用轻易对命运低头。坚持,时间会给我最好的回答。

侯老师给我打来电话,说是否要去打探一下今年美术生的录取情况,毕竟每年都有一些不确定因素导致学生不能正常录取。父亲说他是没这个能力去为我打探,让我自己想办法。

哥哥觉得这件事让我一个小孩子去做,非常不合适,他与侯老师约定,一起替我去找他以前的专业老师们询问询问。我伸手给父亲要钱,办什么事情不需要资金。

拿到钱,我一点不感激父亲的支持,相比哥哥那个时候,这算什么呢?父亲那个时候,不等成绩下来,就已经不见人影的四处去打探录取信息了。为求人,时常身上带够全副家当。有一年,因为别人伸手给要一万块,就能保证哥哥被录取,父亲当时拿不出,他回家自己难过了好几天。

后来哥哥落榜,他没有埋怨哥哥差了二分的成绩,他怪自己没本事,拿不出一万块钱。这样的悔,他持续了好几年,他觉得是他对不住哥哥,导致哥哥没有去上公立的大学。

我也认为他对不住哥哥,但不是因为拿不出一万块钱,而是他努力的方向不对。就像我一样,他的爱没用到孩子需要的地方。

哥哥上高一,一心要供哥哥读书考大学,一直是父亲的愿望。这个时候,家里却要翻盖新房,说哥哥年龄大了,没有好房子不行。他们行为和思想很矛盾。既然盖房,就是为给哥哥说媳妇用,那肯定是给周边村上的人瞧得。如果一心供哥哥读书,房子就无需翻盖。当时我家房子也算不上差。

但是,挡不住小农意识的虚荣。父亲当年做生意赚了点钱,放在腰包里烧的慌。他和母亲都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要强性格,尤其母亲。他们要盖村上最好的房子,他们是村上最早买电视的。我们村上几家起楼房的,买电视的,不是做生意很赚钱的,就是家里有工人有赚钱容易方式的。而他们却是嘴里省出来的,是压榨了自己所有的劳动力赚的辛苦钱,不是有闲钱没处花。

东拉西磨,抠干积蓄,我家平顶带一间小楼的五间大院房起来了。没等房子内部粉饰完,哥哥就生病了。家里没钱了,哥哥的病让他们十分烦恼。小姑姑出嫁在即,姐姐的亲事也到了应该考虑的年纪,家里有个病人,让我的母亲感觉抬不起头来,她的愁苦,不是心疼孩子,而是面子面子面子。甚至,她会埋怨哥哥生病,我真的无法理解。

父亲曾经懊悔的对我说,当时家里穷,哥哥那哪是生病,不过是孩子青春期长的快,营养跟不上。我看着桌子上满满当当的零食,父亲给小侄子侄女在花钱上一点不吝啬,虽未达到要星星不给月亮的地步,因为小侄子要吃广告上的一种糖,父亲竟然转遍了周边的各个市场去给他买。

因为我们这个小城市,与电视上广告的产品供应有一点的时差,这种糖暂时没买到,父亲觉得很遗憾呢。他的宝贝孙子想吃,他不差钱,他不再像我们小时候那样缺钱了。

父亲不差钱了,哥哥想自己做生意时,他需要一部分启动资金。父亲却一点不给,借也不行。哥哥找到我,说你给咱爸去借,他只听你的。我直接把自己的工资卡给哥哥,让他先用,父亲那边我去说服。

父亲一直反对哥哥做生意,他觉得自己一辈子做点小生意,过的没有大富大贵,很没出息。他让哥哥去工厂上班,他说那样过的轻松。哥哥有自己的想法,生意虽小但自己给自己打工,总比一辈子为别人打工,还没有什么保障。工厂一倒闭,一分钱都拿不到。

后来,哥哥的生意很红火,房子买了,车也买了。父亲说哥哥做生意比他有眼光,哥哥勤劳肯吃苦有积蓄,加上老家分钱分房,他老来衣食无忧,他这一辈子也算养孩子成功。尤其他认为自己最成功的地方,是三个孩子里,终究有一个是通过考学脱离了农村的。

我听父亲这样总结自己时,看父亲很欣慰很自得的样子,我总有点莫名的悲伤。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他,其实我只要想起我的生活不如意的地方,我就会打心底埋怨他。不忍看他日渐弯曲的背,曾经年轻时的父亲很魁梧高大。

越长大,我就越矛盾,经历过太多的艰难,反思过太多次根由。我对自己的生活很不满意,我对自己的成长存在很多遗憾。因此,我爱他,也恨他。

收到通知书,父亲大摆宴席,请村上的叔叔伯伯都到我家吃饭,还不收礼金。他高兴,一向不胜酒力的父亲,喝醉了。我躲着自己的小屋,听着院子里欢闹的笑语,他们恭维父亲教女有方,他们恭维我家门楣放光。

父亲高兴,又悲伤。他醉声的责问世道的不公,大儿多年用功,却抵不上小女儿走歪门邪道管用。对,父亲很久很久以后都会给他的子侄辈说,“考学很简单,看你姐姐,学个美术走个歪门邪道,数学才考13分,都能考上学。”

院子里人声鼎沸到深夜,他们的喜与悲,都与我无关。两个月来,我第一次无梦安睡到天明。

&/div>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